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 政務動態
20年寫一篇“富民文章”
來源:  發布日期: 2019-08-22  訪問量: 

20年寫一篇“富民文章”

——記丁溝鎮黃花村黨總支書記蔣文章

鳥瞰黃花村,一幅秀美的畫圖盡收眼底:寬敞的道路,高高矗立的路燈,健身廣場,健步跑道,成片的核桃、板栗,碩果累累的葡萄園,雅致的休閑小品,清澈的南蔣河,修剪整齊的景觀樹,綠色的草坪,爭奇斗艷的鮮花,百年樸樹斜臥在碧波之上,如同隱士瀟灑不羈……你會情不自禁地贊嘆:美哉,黃花!

繪就黃花之大美,黃花村人異口同聲:“蔣書記是大功臣!”

今年57歲的蔣文章是省委組織部、省委宣傳部表彰的“吳仁寶式優秀村書記”。

從趙橋村到四個村并為新黃花村,從村黨支部書記到村黨總支書記,蔣文章一干就是20年,他用人生最寶貴的20年,寫出了一篇以使命為主線的“富民文章”!

不同凡響的開篇

“堡壘”的腰桿子先硬起來

1999年,丁溝鎮趙橋村黨支部改選,誰來當書記?全體黨員排來排去,排到了蔣文章身上。

而此時的蔣文章還在山西太原做防腐工程。一天,江都市委組織部的領導突然出現在蔣文章面前。“領導上對這事這么重視,我不能冷了領導和大伙兒的心,這書記我干了,三年內村集體收入達到100萬元!”

回鄉后,老蔣立即對曾經是他出資建起的村自來水廠升級改造,向周邊的朱家、喬河等7個村延伸,當年就裝了2000多戶,年底一扒賬,村集體賬本上第一次出現“余額”100多萬元!

剛上任不久的蔣文章遇到一件鬧心事。不少村民向老蔣“撂挑子”:“書記啊,種田太虧了,不種了!”那時每畝地要繳69.4元的稅。老蔣犯難了:撂荒,可惜了地;收歸集體經營,又怕違反土地二輪承包政策。

老蔣和村干部們反復磋商,借鑒了小崗村按紅手印的做法——不愿種地的,與村里簽個類似于轉讓經營權的協議。全村一下子撂下600多畝地。老蔣“壯著膽子”按照泰州興化的做法,以畝均年租金180元的價格對外發包,這招真靈!剔除農業稅,還有盈余。

2011年,由原來四個村合并成了新黃花村,老蔣花了幾天時間,把邊邊角角轉了個遍,發現了“商機”:把邊角荒地復墾盤活。先后復墾各組荒廢曬場地1500畝,以每畝800元均價對外租種;復墾荒溝廢塘增地100畝,開發農民創業園,以每畝3000元價格對外承租,有效增加了集體收入。

一步棋活了一盤棋,得益于土地復墾盤活,盡管村里用地量不斷增加,耕地面積不但沒減,反而“憑空”增加了500多畝。自2013年起,村集體收入一直穩定在200萬元左右。

絲絲入扣的細節

村民人人有事做有錢掙

“不種田了,一些人整天無所事事,打麻將成風。”老蔣說,這都是沒事干給鬧的,最好的辦法就是多找些掙錢的崗位!

崗位哪里來?崗位出在土地上。

老蔣在“多元化增收”上動起了腦筋,村里成立了黃花糧食土地專業合作社,全村7699畝耕地,陸續以入股的形式進了合作社。土地整合,統一規劃,才能發展高效設施農業,先后辦起葡萄園、甜葉菊種植基地、種植優質稻米等。在“三化”示范村創建中,黃花村不僅種植葡萄園,而且栽植了核桃、板栗,七八月葡萄上市,然后是核桃、板栗,吸引游人采摘,促進鄉村旅游。

從土地上解放出來的農民不但有土地分紅,還可到合作社上班,當“農業工人”,拿工資。2018年,黃花村人均收入38610元。

在老沈葡萄園,一串串成熟的葡萄像晶瑩剔透的寶石,叫人愛不釋手。

“我75歲,老伴72歲,我們10年前就開始栽植葡萄了,也不多,4畝地,剔除各種成本,每年差不多有3-5萬塊錢的進賬。”葡萄園主人沈家元喜滋滋地告訴記者,“兒子在外打工,兒媳在村里的工廠上班,家里沒閑人,收入還行。”

南蔣組的凌永妹說起現在的小日子,一個勁地夸蔣文章是個“好書記”。凌永妹給記者算了筆賬,她家四口人,每年土地分紅4000元左右,她自己在村里的工廠上班,每年有近4萬元收入,老公在外面打工,差不多也有小10萬元,“日子過得沒話說!”

現在的黃花村沒有一個閑人,全村3900多人,除了沒有勞動力的老人和孩子,有1000多人在外從事防腐建安的管理與技術工作,1000多人在村里及周邊縣市企業打工。六十幾歲的人在黃花村不算“老”,依然活躍在田間地頭,因勞動力不夠,還從外地招募了幾十人,干修剪景觀樹木等活計。

撥動心弦的抒情

笑意寫在村民們的臉上

村子大了,人多了,難事也多了。朱家組的薛小紅家里遭了火災,薛小紅哭著到村部找到蔣文章,蔣文章只說了一句:趕快砌房子!當場捐了3萬塊磚,又打電話給黃永祥、蔣良章兩位老板,請他們捐了3萬塊磚。三天后,薛小紅家動工砌新房。

“蔣書記再三說,一定不能忘記了困難戶,村里設了黨員困難基金,進行專門幫扶。”村委會副主任許嫻告訴記者,“20年來,蔣書記每年捐款至少10萬塊錢——他妻子的公司幾乎成了困難戶的‘半個錢袋子’!”

不光解決溫飽,幫困難戶過上好日子,在老蔣心里,還有詩和遠方!

在“田園水韻”,記者被這里別具一格的雅致迷住了:清澈的河水,鮮艷的花草,別致的水榭、亭臺,還有難得一見的石碾、石磨裝飾,巧奪天工,令人流連忘返!又有誰會想到,這里以前是個臭水溝!

去年,黃花村創成全市首批十家特色田園鄉村,村里將垃圾分為生態、生活和建筑垃圾進行生態化處理,鋪設污水管網3500米,改善群眾居住環境。

在村民們眼里,有“三大件”是黃花村的驕傲:新建的村便民服務中心內有可容納500人辦酒席和會務的多功能文化禮堂;洋溢著新時代農村盈盈活力的生態健身廣場;省級示范衛生室的建成,讓村民實現了小病不出村。

凌永妹還告訴記者:“黃花村的人就是比別處有臉面!”——

村里該給村民的都給了,每年還給60歲以上的老人補助200元;

村里經常組織開展文娛活動,都是大伙兒喜聞樂見的節目,好愜意;

若有村民去世,村里補貼1000元喪葬費,送一只花籃,免費提供一個公墓配套。

“從前黃花村窮得出了名,‘有女不嫁黃花村’,現在黃花村的小伙子吃香呢!”從鄰鎮嫁到黃花村的凌永妹滿臉的自豪!

徜徉在黃花村的健身步道,很難有“村”的感覺,主干道大多已“瀝青化”,寬敞的路面兩側是漂亮的太陽能路燈,停車位穿插其間,兩側鋪上了碧綠的草坪,栽上了櫻花、冬青、美人蕉,竹林幽靜,鳥聲啁啾,猶如一幅優美的田園詩畫。

蔣文章用20年時間,在黃花村父老鄉親們的心扉上寫下了一篇“錦繡文章”。

蔣文章,人如其名,他,就是一篇耐讀的“錦繡文章”。

江都日報記者吳存峰

通訊員高洋

信息來源:http://epaper.routeryun.com/Article/index/aid/3048710.html

鲁能亚冠直播无插件